沼泽噩梦

文画双修的咸鱼
主all安不逆。
其他杂食。
头像是我向嗳嗳老师约的稿子。

一个比较玻璃渣的paro

房客大学生雷和房主病患安。

雷狮是借住,因为安迷修生病一直住院,所以房子一直空着。安迷修的朋友在网络正巧看到了雷狮就问了安迷修意见,安迷修知道以后就着手准备了。
在着手准备的期间安迷修一开始还能下床走动跟雷狮打个招呼,到后面因为病情加重只能住院。眼睛也因为生病而导致的失明而变得黯淡,因为不想麻烦别人,自己起身然后摔倒因为失明而磕磕碰碰,身上有很多的淤青。
"有需要叫我不就好了,你的脑子里装得都是什么!"
“你可还要上学啊,过来照顾我这个伤残岂不是很麻烦吗?我没事的,请你放心吧。”
甚至在最后雷狮都不是第一个得知安迷修去世的消息的,安迷修走得太安静了。
没有一丝生息,就离开了。甚至最后的呼叫零都没有按,要不是护士巡查估计大家只是觉得这个年轻人因为病症而越来越嗜睡了吧。
他手边有着一张纸“抱歉,我失约了。”
“你这一生最不让人放心的地方就是让人太放心了,安迷修。”
安迷修被病魔折磨了两年,在最后的一年中他在雷狮的生日的时候他离开了。
“抱歉,我可能已经给不了你礼物了。请收下那栋空空如也的房子吧,毕竟它也不剩什么了……”
安迷修平时用得东西很少,除了洗漱用品已经衣服其他就没什么了。他的东西都移到了医院,导致家里根本没有除了家具的任何东西了,雷狮的存在让他多少感觉家里有点生命力。
安迷修为了让雷狮不为他伤感吩咐朋友们除了家里的东西在医院一切他的个人用品全部烧光了。
而雷狮继续生存在曾经仅仅有他几天的房子之中,安迷修留下的东西太过稀少以至于他都无法怀念,为了达成安迷修与他“即使没有安迷修他也要好好地活下去”这个约定,他在华年之时做了很多事情。
在最后老年的时候躺在安迷修的房间中去世,旁边摆的是安迷修仅剩在家中的小用品,等到邻居发现有什么不对的时候已经晚了。

评论(2)
热度(16)

© 沼泽噩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