沼泽噩梦

文画双修的咸鱼
主all安不逆。
其他杂食。
头像是我向嗳嗳老师约的稿子。

凯安】口红(上)

#凯安
题梗:唇瓣上的色彩。
女Alpha凯莉x男Omega安迷修
请注意避雷。

“安迷修,我们打个赌如何?”

————————————————————————

凯莉挽起墨黑色的长发,湛蓝色虹膜倒映电脑荧幕上花花绿绿的窗口,随手拈来一颗糖果,嚼碎吞咽进肚里,殷红色的软舌舔了舔嘴角,像是回味唇舌之间的味道一般,不满足地咂咂嘴,正准备再拿一颗的时候温润的男声带着几丝劝告的意味飘飘悠悠进她的耳朵。

“凯莉小姐,您今天吃的糖已经足够多了,让蛀虫侵蚀您洁白完美的牙齿可不好哦。”

“等本小姐吃完这一颗再考虑你这个意见吧——”

秀丽可人的脸庞,俏皮的声线。没人认为这是在新人经纪人的圈子中提起名字就能让人心中发寒的“星月魔女”,更没人认为这样的美人是个货真价实的Alpha。

噢,除了她兴致高昂时不由自主地散发信息素的时候。

被叫到名字的男子皱了下眉毛,将糖果罐子拿在手中晃了晃,零星的声音告知了他里面究竟还剩多少。“凯莉小姐——”“是是是,我们的大明星安迷修——你能不能不这么老妈子。”凯莉摆摆手装作自己听明白了,将保险柜的钥匙在桌上转了两圈塞进了抽屉中。

灯光将糖果罐照得尽几乎透明,安迷修透过外壳去观赏这些五彩斑斓的小东西们,嫩嫩的,使他想起了初遇凯莉的时候,她嘴上涂的淡色口红。之后他就被教育这不叫什么淡色口红,而是什么糖果色之类的,即使作为Omega安迷修依旧还是不能理解这些专属于女孩子们的小物件。以至于在一夜放纵后凯莉坐在梳妆镜前一边打扮自己一边数落安迷修是直男,比直A还要直的直男。

讲真的安迷修不太喜欢化妆品,平时接触的女星身上的味道和信息素混在一起次次挑战他想要跑路的神经,但是凯莉从来没有过,反而是淡淡的清香缭绕在身旁,每次安迷修太过劳累的时候总喜欢抱着对方将头埋进她的颈窝中深深地吸一口来缓解过多的压力,他曾问过自己的爱人用了什么样神奇的魔法,对此她只是吐了吐舌头说了句这是女孩子独有的秘密就再没了下文。

直到凯莉的信息素刺/激着Omega脆弱的腺体,朗姆酒一点点深入纠缠着清新的柠檬草,搅拌融合,成为将要从玻璃杯中满溢的鸡尾酒,仿佛平常调情一般勾起双方的欲望沉沦在肉体的欢愉中时,安迷修下意识捂住了自己的后颈满脸通红地朝罪魁祸首的地方看去时,凯莉已经站在他的身前手里拿着一只金色,小小的圆柱体。

是口红。

在常识判断下,安迷修辨认出那是一只口红,又经过与凯莉多年同居和每天的熏陶下,还知道是一只价值不菲,成色不错的口红。只不过她把这个东西拿到自己面前干什么?让他辨认这是什么颜色吗?

即使做了情侣,安迷修有些时候仍旧无法理解凯莉的举动,就比如此刻。正当他胡思乱想时,凯莉将口红放进他衬衫的口袋中,手指隔着布料摩挲着小小的金属柱状体。

“安迷修,我们打个赌如何?”

————tbc————

评论(12)
热度(62)

© 沼泽噩梦 | Powered by LOFTER